创意发声
创意发声

时时创意资讯,

扫一扫,就知道!

头脑咖啡第10集:你知道什么是TED的使命吗?你知道TEDx是什么吗?(下)

946 0

天妈Rachel:这个谈话让我们看到TED在全球的一个胸怀,大家更好的协作,致力于推动社区的发展和每一个个体的发展。那进一步,我们还要看回这一次的TEDxLujiazui的event,两位都是策展人,我想问一下Bailey,这个event当中你作为联合策展人,你看到的最大的难点是什么?以及你们的最大的成功点是什么?


Bailey:最大的难点其实是刚才赵欢所提的大家对idea为先的这个认知,在中国TEDx大家对这点的认知才刚刚开始,所以我们最大的难点是让核心团队认知到我们不是以Speaker为先,而是以idea为核心来策展的。


赵欢:我有一个仅个人的思考,今天在座有三位女士,天妈,Bailey,和我,我们三个都是外企背景的,22岁大学毕业的时候进的第一家公司是北京麦肯,从此走上了4A这条不归路,在4A我所有对接的客户们基本上全部是500强,所以其实很多时候,无论我们是什么角色,甲方或者乙方,都在给老外工作,所以我们的价值观和行动很多时候会因为老外的影响而改变,我们也从他们身上吸取了很多的精华,这是中国一直被老外影响的一个过程。然后我在2014年加入TEDxLujiazui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小的野心,我想说,中国人能不能去影响老外,既然TEDx是双向沟通的渠道,它是一座桥,那我们是否可以跨越这座桥。


我在TED讲台上看到杨澜,你看她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,在2009年已经在讲中国的90后了,她已经试图用中国的观点去影响世界了。我们作为当地的organizer能不能在当地去寻找我自己的idea以及我的Speaker去影响世界呢?这是2014年我的一个小小的野心。2015年同样有这个野心,直到2016年的时候,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讲者叫杨晶。杨晶他的背景是十几岁的时候就在巴黎了,他在巴黎呆了十七年,所以他是中西文化背景混合的人,杨晶在试图做的事情,坦白说,他以前有和我一模一样的困惑,因为我们是他自己,他发现他的家人、他亲爱的中国朋友同学都在被巴黎人改变着,他觉得自己在巴黎如此的无力,甚至一点点去回击的力量都没有,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影响老外?


直到后来我和杨晶两个人在探讨他的idea的时候都共同发现他和我更多是去思考如何改变我们自己,至少我们的出发点并不是要去造福这个世界,可能这是目前TEDxLujiazui在打造idea方面最客观的一个难点,他甚至可能是TEDx中国区未来很多年里面会存在的一个难点,因为idea本身是行而上的,可当我们的经济水平还在试图解决中国人民的温饱问题的时候,我们不可能去谈一个真正造福全球的idea,这可能是一个客观原因可能会导致未来很多年,TEDx中国区都很难出现一个登上TED.com的idea,或者Speaker。


天妈Rachel:所以你指的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中国的经济基础的客观原因造成了我们在IDEA上的缺失,令TEDx中国区都很难出现一个登上TED.com的idea,或者Speaker?


赵欢:我个人的思考是,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,但是我也愿意理性地客观地去面对一些行业原理,中国是我的祖国,本身经济的确还没有达到如此雄厚的程度,那我的价值观包括行为就跟得着经济走,所以我反而不再会想明天我是否可以把我的idea或者Speaker送上TED.com,然后赢得全世界的掌声,这已经不再是我的目标。我的目标缩小了,我自己能不能发挥一点力量去改变我们的社区,我先让自己变得更好,让我的团队,让TEDxLujiazui变得更好,当所有的经济发展上去了,一些客观问题解决之后,自然会在中国诞生影响全球的idea,这个idea发于我们团队吗?非常好。不发生于我们团队吗?也很好。如果和TEDx无关,不是也很好吗?


Bailey:它不一定要去影响全球,其实它只要解决问题,其实影响到全球的一个点就可以。我身边的问题解决了吗?真正帮到他们了吗?当你解决你社区的问题以后,它自然而然就会影响到全球。


天妈Rachel:刚才赵欢和Bailey的谈话也给了我们一些很大的启示,我们到底要怎么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开始,影响到团队以及社区,进而有机会影响到全世界。那么从这个角度出发,你们觉得这一次你们所策展的TEDxLujiazui当中,哪几个Speaker给你们印象是比较深刻的,他的整个solution是可以帮助解决个人问题,社区的问题进而有可能影响全社会的?


赵欢:就像我刚才解释的一样,其实TEDx更像是个项目,在这项目里面我就会寻找Speaker能不能跟我的mission是一致的。这次TEDxLujiazui一共十一位讲者,其中有一位讲者,他很特别,他是我自己找到的。第一次见他是在人民大会堂,他在做中国的企业家和法国室内设计师的一次联谊,在那一次大会上有很多人上来发言,很多是在念稿子,但是当杨晶上去的时候,他短短五分钟的演讲却讲的我热泪盈眶,不是因为他特别能说,也不是因为他长的很帅。坦白说,就是因为他有激情,而且那激情里面有一个目标的,而这个目标和我个人的目标是不谋而合的。他试图说当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之后,价值观有没有机会和老外做一次交锋,能不能影响他们。


杨晶在做什么呢?他的项目就是把法国的设计师引进到中国的企业来,用法国设计师的视角告诉中国的企业家,法国人是怎么看世界的,法国人需要什么,必须了解法国人需要什么,中国企业家才有机会和他们交流,法国人才会给我们机会去说几句。杨晶正在做这样的一个项目,目前已经做到第三年,已经获得中国和法国两边政府级的支持,所以我们相信,无论是在理论上,还是在实际的操作上,他应该有很大的潜力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邀请杨晶的原因。


Bailey:我印象最深刻的是HIDE,他是我们TEDxLujiazui第一位获得起立鼓掌的Speaker,虽然他是位日本的讲者,那为什么我们会邀请他呢?因为他的idea真的是与中国的问题有关,不光是与陆家嘴,还与上海乃至整个中国都有关。为什么呢?因为当我们遇到天灾,遇到亲人的死去,以及非常重大变故的时候,我们心中都会有伤痛。然后我们国家确实是及时的救助,救助了身体上的伤痛,但是我们心中的伤痛却一直是避开的,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的,一直埋着这个伤口的。而HIDE提到的是什么呢?PAIN。


我们回到HIDE的演讲,他是改变你对一个事情的看法。我们是如何对待PAIN的呢?当我们非常抗拒痛的时候,我们就会同样抗拒解决它的方式,Hide的理念是告诉我们要去感受它,要去拥抱它,为什么呢?其实当你不去抗拒痛苦的时候,它反而可以给你很多能力。它能告诉你,你在乎的是什么?你对这个世界的热情是什么?当你发现这个热情之后,你会去挖掘它,去努力,原来我与这个世界关联的是这一点。当你找到这个点以后,你才会扩散出去,才会帮助你身边的人,这个社区乃至整个世界的人。这是pain为什么对我们的影响那么大的原因。这就是我们选择他的原因。


天妈Rachel:所以这是两位觉得在这次的event当中,对我们非常有影响力的两位Speaker。更进一步,我们还想知道下一期的TEDxLujiazui,有没有一位是你们理想的Speaker,希望邀请他来演讲的?


赵欢:其实我一直想要邀请一位老爷子,他是1944年出生的,今年已经72岁了,他有一个特殊的身份。他是整个全球2000个TEDx持牌人中年纪最大的,很多参加TEDx的身份是volunteer,做一些比较边缘的事情。但他是TEDx Lincoln的协调人。在我们全球TED的社区里非常活跃,他会用自己个人的资质,社会的资历,来给我们解答一些TEDx以外的问题,包括TEDx到底是什么,中间会有很多很深层次的问题,愿意给我们探讨。然后我从他的身上更多看到两个东西:第一个是活力,第二个就是个人的使命感。你会随着你身体慢慢地衰落而消退吗?到了七十多岁的时候,只想跟孙子孙女玩?只想晒晒太阳吗?人生到底可以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去选择,这是带给我的启迪。


Bailey:其实我和赵欢选的有点像,但是人不一样。如果有机会希望可以邀请到Chris Anderson,想听他说说,他创建TED的起因是什么呢?他是如何把这个NPO做到影响世界的?因为我们X是他大脑的几只手,他的理想和Idea我们能抓准了,那么TEDxChina也就能做对事情了。


天妈Rachel: 刚才两位也谈到了,你们希望什么样的人最终会出现在这个舞台,我们也特别希望在你们两位的操盘之下,TEDxLujiazui可以成为更有影响力的品牌。进一步我们特别想要了解,因为TEDx是一个非营利性的活动组织,那我们如何去打造我们的核心团队,使得我们更加有可持续性呢?


赵欢:TEDxLujiazui从2016年年初开始,已经不是一个游击团队,我们是一个固定的团队,我们会有人来会有人走,但最核心的人不会走。那我们用什么东西去凝固核心的团队,让整个团队用看韩剧,吃瓜的时间去做和TED有关的事情?其实非常的简单,我相信对的人始终会凝聚在一起,我只需把对的事亮出来就行。Mission是什么?是我把我的mission很明显的放在那里,和我有同样mission的人自然会靠过来,他所有的idea和行动都会拿出来为此服务。


Bailey:我觉得做对的事就会有对的人跟你一起来做,知道他们的需求,可以帮助他们个人成长,这个团队就能很好的在一起了。


天妈Rachel:你们谈到了建设团队很重要的一点:和对的人一起做对的事。我看到你们志愿者团队的照片,也很感动于你们的团队聚焦在一起散发的魅力。


最后特别想要知道,两位是TEDxLujiazui的持牌人和联合策展人,如果有一天你们可以登上TED全球的演讲,那你们希望自己讲的主题是什么?


赵欢:“女人”。“女人”从文字上说,大家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了“女”字身上,却忽略了“女人”本身是人,所以女人的个人价值真的必须百分之百靠“女”字体现吗?这是我们要探索的一个问题。


Bailey:其实这个问题比较难,我确实没有去思考过。我觉得要非常认真的面对这个问题,目前应该没有主题,我来到TEDxLujiazui最大的希望就是个人成长,也希望能够有付出,给大家付出,和大家一起成长。我现在探索的目标,一个是个人成长,还有一个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,是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和平等。有一天,如果我想好了,我再来告诉天妈Rachel。


天妈Rachel:谢谢。今天和TEDxLujiazui两位策展人和联合策展人的访谈就到这里,同时我们特别想要跟大家说,我们看到这两位年轻人,她们有致力于改变自己,改变社区乃至改变全社会的一个心愿,以及如果她们有一天登上TED全球讲坛,她们希望说的东西。那最后一个问题,我们留给观众,如果你有机会站在TED的舞台上,你有一个什么样的idea愿意分享给大家,从而去改变世界呢?

扫一扫

二维码

关注创意发声

了解更多创意资讯

发声动态!

[ 相关推荐 ]